《柳葉刀》打臉特朗普!「神葯」羥氯喹是如何一步步走下「神壇」的?

《柳葉刀》打臉特朗普!「神葯」羥氯喹是如何一步步走下「神壇」的?

最近,一種叫「羥氯喹」的葯有點火,自疫情爆發以來,關於羥氯喹的話題就頻頻上熱搜,如:#特朗普聲稱服用羥氯喹已兩周#、#法國宣布禁用羥氯喹#、#世衛組織暫停羥氯喹治療試驗#、#柳葉刀刊文稱羥氯喹可增加新冠患者死亡風險#……

《柳葉刀》:近10萬數據揭示羥氯喹對治療新冠無效,反而增加死亡風險!

目前,關於羥氯喹規模最大的研究,莫過於發表在著名醫學期刊《柳葉刀》上的一項真實世界觀察性研究,這項研究由哈佛大學學者領銜的國際團隊進行。

為分析羥氯喹對新冠病毒的治療效果,研究人員分析了一段時間內(2019年12月20日至2020年4月14日),全球各地各個醫療系統中的96000多名新冠住院患者的治療情況與結果。研究者將這些患者分成兩組,並將他們的數據進行對照:一組接受了氯喹、羥氯喹、氯喹+大環內酯類抗生素、或羥氯喹+大環內酯類抗生素的治療,約15000名;另一組未接受這些療法,約81000名。

在排查多種混淆因素後,結果顯示,對照組的住院死亡率為9.3%,而接受氯喹、羥氯喹、氯喹+大環內酯、羥氯喹+大環內酯的死亡率分別為16.4%、18%、22.2%、23.8%。

也就是說,使用羥氯喹或氯喹治療新冠肺炎沒有益處,反而有可能會提高患者死亡的風險!除此之外,研究人員還發現用藥組患者住院期間新發室性心律失常的風險也大大增加。

被特朗普「瘋狂帶貨」的羥氯喹到底是什麼葯?

從今年3月中旬開始,美國總統特朗普就一直在媒體上公開「點贊」羥氯喹。在之後的幾個月里,就瘋狂「種草」羥氯喹,開啟「帶貨」模式,5月中旬特朗普甚至自稱吃了2個星期的羥氯喹,且自我感覺良好。

被美國總統強烈安利的羥氯喹,到底是種什麼葯?實際上,羥氯喹是一種很普通的葯,很早就已經上市,它是在氯喹的基礎上研發而成,主要用來抗瘧疾,同時還適用於狼瘡、類風濕性關節炎等免疫性疾病。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由於科學家發現羥氯喹在體外實驗具有抑制新冠病毒的活性,因此它也就隨之成為了備受科研者關注的新冠肺炎潛在療法之一。

早在2月份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將磷酸氯喹片列入治療新冠的試用藥物。《上海市「2019新冠病毒病」綜合救治專家共識》中,也提出可使用硫酸羥氯喹治療輕中度新冠病毒肺炎。

除我國外,羥氯喹也被多國寄予厚望:3月下旬,法國科學家Didier Raoult團隊發布羥氯喹新冠試驗結果,稱「羥氯喹+阿奇黴素」的治療方式對抗新冠有效。3月28日,美國FDA發布氯喹和羥氯喹有限緊急使用授權,允許它們用於新冠治療;3月22日,印度醫學研究委員會推薦羥氯喹作為新冠肺炎密切接觸者的預防用藥……

疫情期間,羥氯喹曾一度被看好,很多人都認為它是治療新冠肺炎的有效藥物。據了解,目前全球已有超過80項相研究評估氯喹和羥氯喹的新冠療效。

「神葯」羥氯喹是如何走下神壇的?

然而,隨著研究規模的加大,以及研究程度的加深,羥氯喹對新冠病毒所起到的作用,似乎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好:

5月7號,醫學頂級期刊NEJM發表了一項關於「羥氯喹」的大規模觀察性研究,作者認為研究結果不支持在臨床上使用羥氯喹,羥氯喹的作用效果需要臨床試驗來檢驗。

5月11號,醫學期刊JAMA發表了羥氯喹聯合阿奇黴素對新冠的治療作用的論文,結果顯示,不管有沒有聯合使用阿奇黴素,羥氯喹在新冠的治療並沒有顯著作用。

5月14號,BMJ發表了一項來自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團隊的研究,研究稱羥氯喹對病毒的清除作用,並不比常規治療快,而且還會引發明顯的不良反應。

……

國內外各項關於羥氯喹的研究結果出爐,羥氯喹對抗新冠的優缺點也逐漸被人們所了解。特別是5月22日《柳葉刀》發布了那篇涉及近10萬的觀察性研究之後,世界衛生組織更是直接叫停了羥氯喹的治療試驗,特朗普也宣布自己停用羥氯喹。

疫情時代,用藥切勿跟風,謹慎用藥才科學!

羥氯喹是一種處方葯,頭痛嘔吐、肌肉無力、視力改變等癥狀,是它常見的副作用,若用藥不當還可能會引發過敏反應,導致心臟問題等,過度用藥甚至會造成繼發性心律失常或死亡!NBC曾報道,3月23日美國就有一對老夫妻因使用硫酸氯喹而中毒,其中一方不幸離世;同日,據CNN報道,奈及利亞有3人因服用氯喹中毒被送往醫院搶救。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也曾警示稱,羥氯喹和氯喹或會給人造成嚴重副作用,使用羥氯喹和氯喹,必須要在醫生的監督下進行,而不可以在醫院或臨床機構之外擅自使用。

治療新冠肺炎,氯喹或羥氯喹等「氯喹家族成員們」好不好用,最終還是要靠嚴謹的臨床研究結果說了算。然而,但目前為止,全球並沒有嚴謹的、公認的研究結論問世。在對羥氯喹的研究尚未有突破的情況下,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會議上向全球「種草」羥氯喹,是一種對人類不負責任的行為。這種「迷之操作」看起來就好比一個老頭執意要吃保健品一般。

總而言之,新冠病毒目前尚未出現特效藥,治療新冠肺炎我們還是要在專業醫生指導下進行,切勿盲目用藥!

參考資料:

[1] 葯明康德: 《柳葉刀:近10萬人數據研究揭示氯喹心臟毒性風險》

[2]維基百科:https://en.wikipedia.org/wiki/Hydroxychloroquine

[3]財新網:《如何看待5月26號世衛組織宣布暫停羥氯喹的試驗?》

[4]Geleris J, Sun Y, Platt J, Zucker J,Baldwin M, Hripcsak G, Labella A, Manson DK, Kubin C, Barr RG, Sobieszczyk ME,Schluger NW: Observational Study of Hydroxychloroquine in Hospitalized Patientswith Covid-19.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0;

[5]Rosenberg ES, Dufort EM, Udo T,Wilberschied LA, Kumar J, Tesoriero J, Weinberg P, Kirkwood J, Muse A, DeHovitzJ, Blog DS, Hutton B, Holtgrave DR, Zucker HA: Association of Treatment WithHydroxychloroquine or Azithromycin With In-Hospital Mortality in Patients WithCOVID-19 in New York State. JAMA 2020;

[6]Tang W, Cao Z, Han M, Wang Z, Chen J,Sun W, Wu Y, Xiao W, Liu S, Chen E, Chen W, Wang X, Yang J, Lin J, Zhao Q, YanY, Xie Z, Li D, Yang Y, Liu L, Qu J, Ning G, Shi G, Xie Q: Hydroxychloroquinein patients with mainly mild to moderate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open label,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BMJ 2020;369:m1849

[7] 科普中央廚房:《特朗普"瘋狂帶貨"的羥氯喹到底是種什麼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