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雲雷發文四次道歉,你們都誇他真誠,我卻看到了脅迫和委屈

張雲雷發文四次道歉,你們都誇他真誠,我卻看到了脅迫和委屈

大家好,我是清水,立志要做一個能夠雅俗共賞的女子。生活,不僅僅需要不食人間煙火的清高,絕對的完美無瑕主義,也需要時時刻刻的煙火氣息或者重色彩信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也都有自己喜歡的方式,調侃或者認真,並不能夠從一而終,所謂的道義道德又是站在了誰的角度?我們所說的大部分人能夠代表所有人嗎?又或者少數人就可以不考慮不在乎了嗎?

我不是德雲女孩,也沒有認認真真、正兒八經的聽過一場相聲,只是偶爾在綜藝節目上看到過小嶽嶽參賽,那時候,看著這個小胖子調侃身邊的大胖子,甚至連師傅、謙大爺一起調侃,在台上神采飛揚,一句我師父怎麼樣,我的天呢~搞笑效果也是真的很不錯。但是下台後跟郭老師的互動和整個人的態度上明顯不一樣。郭老師多次說台上無大小,台下所有的規矩不能廢,當時覺得上台後,你就是表演者就是一個演員,就像我們的喜劇,這是專門為逗我們樂而存在的一個藝術,沒大沒小沒心沒肺的就是一門心思想要你笑,很乾脆很直接。

我查找了一些資料很多調侃,都是源於生活,對情感或者其他比較突出的生活點進行調侃的,也特意在網上搜索了「相聲禁忌」,搜出來的明確標明的有四種禁忌:不得「砸掛」、不得「跳門戶」、相隔一丈互不影響、清理門戶。解釋一下大體意思:不得拿著別人的生理缺陷進行調侃、不得背叛師門、與其他藝人的場子要由一定距離,做到互相不影響、觸犯門規的要被逐出師門。這些規矩現在已經被時代影響改變了不少,很多相聲演員也根據需求不斷的為自己的相聲增加新元素。

「台上無大小、台下立規矩」這一點我覺得是真的挺好的,很多調侃都是為了表演需要存在,這份需要是來組絕大部分觀眾,你敢說相聲演員這麼寫這麼調侃不是為了迎合大眾的口味?不是因為很多人好這一口才會有這樣的心思?相聲演員的甲方爸爸就是坐在看台的這些德雲男孩、女孩們,他們的創作也是以他們需要、想要、喜歡的因素進行的。有時候我們在怒罵沒有底線、沒有原則、沒有尊重的時候,怎麼不去看看現場笑的哈哈滴。怎麼不去思考你所謂的道德正義被調侃了、被諷刺了、被無情的踐踏了,怎麼當時就沒有勇士站出來,當場給他們提出來,現場的道歉是不是要比背後再拿著所謂的正義去譴責,更有說服力。不要狡辯說什麼當時我不在場,我如果在場的話定然怎麼樣,沒有發生的事情誰能保證怎麼樣,說說而已,我也很會說的。

事後張雲雷第一時間聯繫了老藝術家,解釋了事情,並且親自道歉,然後又有無數的人站出來了,一群人說道歉真誠,態度誠懇,可以不計較,但是以後不要再犯了。另一群人說為了把這個事情圓過去,做給觀眾看的道歉沒有誠意,為平息怒火而來的道歉我們不接受。你以為你們是誰?第一不是調侃人,第二不是被調侃人,憑什麼有什麼資格說原諒不原諒,這件事情本來就是一場煽風點火打著正義名義的活動。我們都知道德雲的規矩「台上無大小」,也沒有誰去給他們立一個不能調侃其他範圍的人,台上既無規矩又何談來的真實和傷害,如果不能接受這樣的調侃,首先去改變絕大數觀眾的口味,我想等觀眾的口味一變,相聲的形式立馬也會改變。如果真的要拿著正義給相聲立下一個嚴謹的規矩,請別用道德綁架、正義逼迫。小學老師都知道面對第一次犯錯誤的孩子,要平心靜氣的告訴他們,你錯了,錯在那裡,要讓他們心服口服明白理解自己的錯誤,一上來就狂風暴雨,誰知道是不是有其他心思。

網路太發達了,發達到一點火星就能燒死一平原的生靈,我們斥責別人的時候,請多想想自身,很多事情很多東西是因為大多數人需求才存在的。相聲台上的東西是要逗你笑的,不是在認真的給你傳播什麼文化或者人生。最後也希望一些創作,不要一味的考慮迎合或者單純的低俗笑,也要考慮一下真正的需求,你作為藝術,不僅僅是要逗我們笑,雅俗共賞的相聲,請引導我們多一些雅,而不要被世俗需求被動引導的偏向俗。

他的紅火和外貌關係是不大的,最受歡迎何嘗不是最會迎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