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真的管轄雲南和貴州了嗎?說說譚其驤秦朝版圖的錯誤

秦朝真的管轄雲南和貴州了嗎?說說譚其驤秦朝版圖的錯誤

譚其驤是中國著名的歷史地理學家,據說他熟讀《水經注》,對上面的每一個地名都十分了解。他繪製的《中國歷史地圖集》已經成為了教科書廣泛使用的標誌地圖。他提出了「版圖中國論」,也就是以清朝前期版圖為標準,歷史上活動在這個版圖上的民族都是中國的民族。但是,他畫的歷史地圖受到了當時客觀政治因素的影響,因而出現了許多錯誤,如因為中蘇關係惡化,就把元朝的版圖畫到了北冰洋,對明朝和唐朝的東北也上不封頂;為了團結東南亞國家,就把越南從秦朝、明朝版圖中除去。為了證明自古以來,更是玩起了地圖開疆。
一,雲貴地區是否納入了秦朝版圖 對於秦朝的版圖,譚其驤的錯誤也出現了很多。如,在西南地區畫直線。本文主要講述兩個地方的錯誤,一個是錯誤地把雲貴地區劃入了秦朝,第二是沒有將越南劃入秦朝。劃入雲貴是為了地圖開疆,證明自古以來;沒有劃入越南,是為了團結鄰邦。
譚其驤畫的秦朝版圖
雲貴地區,從戰國到西漢被稱為「西南夷」,這裡存在著夜郎、句町、漏卧、且蘭、僰、滇、靡莫、勞浸、叟、雟、昆明、斯榆、桐師、雟唐、哀牢、邛都、陡、筰都、摩沙等小國,其中夜郎國最大。根據貴州地區彝族史料證明,夜郎曾經出現過過采默、多同、興和蘇阿納四個王朝,周邊的20多個小國都隸屬於夜郎國。而滇國是戰國時期楚國人庄蹻在撫仙湖一帶建立的國家。這些國家和中原很少發生聯繫,因而對外界不了解,才會鬧出了滇王自大的笑話。《史記》載:滇王與漢使者言曰:「漢孰與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自以為一州主,不知漢廣大。
西南夷地區
秦統一六國之後,秦朝的對外用兵就只有兩次。一次是北伐匈奴,收復了河套地區,設置五原郡;第二次是南征百越,設置了閩中、南海、桂林、象郡。不管是《史記》還是《漢書》,都沒有秦朝對西南夷用兵的記載。秦朝在全國設置的48個郡,沒有任何一個郡位於西南夷地區。另外,西南夷地區的國家,也沒有因為秦朝的統一而受到什麼影響。
其他版圖的秦朝地圖
當然,秦朝會和西南夷地區發生一些聯繫。《史記》中記載了這樣一句話:「秦時常頞略通五尺道,諸此國頗置吏焉。」這裡就不得不說五尺道的問題了。五尺道是一條從宜賓到達曲靖的羊場小道。有人根據這個史料就認為是秦朝開通的五尺道。然而,五尺道早在古蜀國時期就開通,三星堆出土印度洋貝殼,象牙等就是通過這條道路到達四川盆地的。而貴州的可樂遺址、威寧中水遺址也分布在這條線路上。這裡的秦朝常頞略通五尺道,只能說秦朝又恢復了和西南夷地區的交通、貿易。

另外一點就是,人們認為「諸此國頗置吏焉」就是秦朝在西南夷地區設置了官員管理。但是這裡的此國是哪裡?是整個西南夷還是西南夷中的某一個國家?司馬遷並沒有說明。不過《漢書·司馬相如傳》卻給我們提供了線索,裡面記載:「邛、莋、冉、駹者近署,道易通,異時嘗通為郡縣矣,至漢興而罷」。秦朝設置官吏的地區可能就是今天川西一帶的邛、莋、冉、駹,這些小國被納入了蜀郡的統治範圍。然而對於山高谷深的雲貴地區,秦朝沒有發動大規模的戰爭,那是無法征服的。
日本版的秦朝版圖:總體客觀,但是桂林古今不分

二,越南是否納入秦朝版圖? 秦朝在征服百越之後,設置了閩中、南海、桂林、象郡,4個郡。其中閩中郡管理東甌(福建),南海郡管理南越一帶(廣東),而桂林郡則是管理西甌(廣西),而象郡則是管理駱越。但是關於象郡在哪裡,近代以來就出現了許多分歧。中國大部分學者認為象郡應位於當今越南境內,而越南歷史學家受到民族主義的影響,直接說「象郡即今廣西省西部和可能加上貴州南部的一部分地區」,直接把象郡從南方北移到了貴州了。而譚其驤和葛劍雄也受到當時國際環境影響,為了團結友邦,直接把象郡放在了廣西,並說郡治在崇左,但是查閱史料,毫無根據。
譚版扭曲變形的象郡之地
司馬遷記載秦朝疆域範圍為「地東至海暨朝鮮,西至臨洮、羌中,南至北向戶,北據河為塞,並陰山至遼東」,其中最南端到達了「北向戶」。所謂「北向戶」,《漢書·地理志注》「言其在日之南,所謂開北戶以向日者。」也就是當地的日光可以從北照進屋子,也稱為「日南」,也就是當今的北回歸線以南地區。那麼具體緯度是什麼地方呢?《水經注》提供了信息「區粟建八尺表,日影度南八寸,自此影以南,在日之南,故以名郡。」根據天文推算,大約在北緯16度左右,在越南的順化位置。也因為如此,漢朝滅南越之後,在越南中部一帶設置了日南郡。《漢書・地理志》記載:「日南郡, 故秦象郡,武帝元鼎六年開,更名。」《後漢書・郡國志》也記載:「日南郡秦象郡,武帝更名。」
交州九郡
本來,象郡在哪裡不是一個爭議的問題。宋代的周去非在《嶺外代答・百粵故地》記述:「交趾,象郡也。漢武帝……離象郡為三, 日交趾、九真、日南。 又稍割南海、象郡之餘壤,為合浦郡。」已經很明顯了,象郡就在交趾,也就是越南北部。漢朝時期,滅南越國之後,將原來的象郡之地分為了交趾、九真、日南三個郡。越南古代史書也承認這一點。越南古籍《安南志略》記載:「古南交,周號越裳,秦名象郡。 ……今安南居九郡之內,交趾、 九真、 日南是也」。越南歷史上第一部史書《大越史記》記載:「漢略越地分為九郡……合浦,交趾、九真、日南,秦代皆屬象郡」。
比較客觀的秦朝版圖
象郡被譚其驤安排在廣西,必然就會擠壓桂林郡的位置,於是譚其驤的桂林郡位置也跟著出現了錯誤。譚其驤將桂林郡的位置放到廣西北部。漢武帝滅南越後,將秦朝的三郡拆分為了九郡,其中象郡被拆分為了交趾、九真、日南郡;南海郡沒有變,但是在海南島增加了儋耳、珠崖二郡;桂林郡被拆分為了鬱林、蒼梧和合浦郡(嚴格說起來,合浦郡是象郡和桂林郡各划出一部分組成的)。其中鬱林郡的郡治就是原來桂林郡的郡治,《漢書》原文記載:「鬱林郡,故秦桂林郡,屬尉佗。武帝元鼎六年開。更名。」可以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漢朝的鬱林郡。而鬱林郡的郡治也就是今天的桂平。但是譚其驤卻把桂林郡畫到百色一帶去了。
綜上所述,譚其驤畫的秦朝地圖,受到外界的影響太大,並沒有做到客觀。實際上,在中國60年代之前的許多秦朝地圖,都十分客觀,小編就舉一些例子。
歷代疆域形勢一覽圖:秦朝
中國古代及中世紀史地圖
1955年中國歷史地圖集(古代史部分)